一缕春光

  我的精灵你在哪里

  你彻悟了

  照射在墙角

  我的内心一遍遍这样的呼吁

  从此了无牵挂

  歪斜的稻草人

  我攀山涉水东奔西走遍地的将你寻觅

  无悲

  想要活个人样

  你就在我的心里我繁杂复合的世界里

  亦无喜

  裸露溃腐的下肢

  他们那么动荡如无数次的流星和哈雷彗星的滑落和闪过

  你遁入空门

  残疾了向往

  微波涟漪和波涛的海浪

  舍尽了这三千繁华

  红尘的庆典

  如海明威笔下的老人驾一叶小舟于辽远的大海

  却不知那青莲山下

  俘获众多的凡心

  我漂浮着随风和水而浪迹

  渔家的姑娘已为你牵挂

  窃取的怜悯

  我的精灵你在哪里在我的头顶之上

  山涧的杜鹃开了

  在风中摇曳

  总是萦绕着冥冥之中的呼唤的光芒

  摘下那最繁华的一朵

  撕扯掉

  我向神祗的福祉奔去

  拂起这曲琴音

  那一层伪装

  可我单只的桨只有残存的微薄之力

  你拈花而笑

  从咧开的嘴中

  只想做我自己那是一个生的世界里痴狂的强者

  静谧的夜空

  吐出一根一根

  没有健壮的体躯

  有流星划破了长河

  蜘蛛的银丝

  但我的灵注满了原子核裂变般的爆炸力

  是谁打开了心窗

  粘附在穗花茂盛的夏天

  轰然的巨响蘑菇云蔽日遮天

  唤来了远方一只蝴蝶

  等待何尝不是

  我的精灵是谁把你隐匿四十年的长河里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你听,那山涧流水的声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