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唐朝近三百年间诞生的大诗人如群星璀璨,若论盛唐诗人,排前三位的自然是“诗仙”李白、“诗圣”杜甫和“诗佛”王维。如果单从人生履历而论,王维比起不得志而纵酒狂放的李白和颠沛流离一生的杜甫,无疑是幸福的。

图片 2

   
一直不明白武大郎为何要娶潘金莲做老婆,一个是丑到了极点:这武大郎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清河县人见他生得短矮,起他一个诨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而潘金莲则是美艳到了极点,西门庆是一个阅人无数的,对潘金莲也是不住的称赞:当日武大将次归来。那妇人惯了,自先向门前来叉那帘子。也是合当有事,却好一个人从帘子边走过。自古道:“没巧不成话。”这妇人正手里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将倒去,不端不正,却好打在那人头巾上。那人立住了脚,意思要发作;回过脸来看时,却是一个妖娆的妇人,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直钻过“爪哇国”去了,变坐笑吟吟的脸儿。这妇人见不相怪,便叉手深深地道个万福,说道:“奴家一时失手。官人疼了?”那人一头把把手整顿头巾,一面把腰曲着地还礼,道:“不妨事。娘子闪了手?”却被这间壁的王婆正在茶局子里水帘底下看见了,笑道:“兀!谁教大官人打这屋檐边过?打得正好!”
那人笑道:“这是小人不是。冲撞娘子,休怪。”那妇人也笑道:“官人恕奴些个。”那人又笑着,大大地唱个肥喏,道:“小人不敢。”那一双眼都只在这妇人身上,也回了七八遍头,自摇摇摆摆,踏着八字脚去了。

   
王维出身名门望族,二十一岁中进士,做过监察御史,官至尚书左丞,这是正四品的官。年纪轻轻就在京城的郊外修了一处辋川别墅,公务之余和朋友在此诗酒流连。晚年入禅门,在此隐居和修道,过着“仕隐两得”的生活。

南京,古称金陵,又名建业、建康,史家称其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南京所谓之六朝故都,是指三国吴,东晋,以及南北朝时期的宋、齐、梁、陈,共计六朝。除了以上六朝,后来又有五代十国时期的南唐、明朝前期(洪武建文年间
,以及永乐早期)、太平天国,以及国民党政府,也曾建都于此,合起来一共十朝。

   
这样一个标致的女人,武大郎如何敢娶回家?要知道丑妻洼地破棉袄,这是人生三宝,何况武大郎自己还是一个粗俗不堪的人。

图片 3

这么一个公认的帝王之都,但却都是短命王朝,最长的为东吴,也只有61年。不要说明,以南京为都的明朝,实际亡于第二任皇帝朱允炆。而朱允炆之所以会被其叔朱棣打败,和南京无险可守有很大的关系。

   
其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武大郎丑陋无比,但是喜欢漂亮女孩似乎是男人的通病。潘金莲漂亮,自然让武大郎的小心脏砰砰直跳。

   
他年少成名,雅擅音乐,更兼绘画,作诗属文,一派的风流蕴藉,从来是王公贵族座上之宾。他代表着唐诗中雅的极致,他的行为,他的诗歌中,让你感受到的,便是那种温文。他的诗中也会有豪气干云的时候,“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也会有士不平则鸣,“谁怜越女颜如玉,贫贱江头自浣沙”;也会有雄浑的气魄,“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也会有自负,“今生谬词客,前身应画师”……但是,无论是哪一种,你从来不会在他的文字中找到那种“金刚怒目”似的东西,即便是不平,也表现得那么温柔。

南京虽有“龙盘虎踞”的之势,但显然无险可守。很大程度上,以此定都的王朝,大抵是被诸葛亮忽悠了。

   
其二,张大户一分钱不要,白送给武大郎的,正所谓不要白不要。当初因为那个大户要缠他(潘金莲),这女使只是去告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於心,却倒陪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

   
他写出过“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济人然后拂衣去,肯作徒尔一男儿”,“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也写出过“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江北送君归”。唐诗最美的风华,都在王维的诗里了。

图片 4

   
其三,张大户送给武大郎的,武大郎或许存在侥幸心理,以为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其实驾驭不住潘金莲。

图片 5

在南京第一次成为国都(吴国首都)时,诸葛亮出访吴国,来到南京,他以军事家的眼光考察了南京周边的地形地貌后,认为南京是“虎踞龙盘”之地。所谓虎,是南京城北的紫金山,亦名钟山;所谓龙,是绕石头城浩荡东逝的长江。以诸葛亮的眼光看,南京有作帝国首都之风范,所以诸葛亮对孙权说“钟阜龙蟠,石城虎踞。”——诸葛亮目的很简单,打消孙权的狐疑,忽悠孙权抗曹,所以才说,孙啊,你这地方是皇帝的位置,上天注定你会成为皇帝!

   
天上不会掉馅饼,馅饼越大,陷阱也就越深。武大郎不该娶潘金莲为妻,不管这种肥皂泡有多鲜艳,到最后肯定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王维之前,早唐时节,气韵初开,萌荣稚气,恰得清新。是时正值文体转变:骈文雕琢迂晦,颓唐败落,唐诗渐出,方兴未艾。骆宾王、陈子昂之诗,律诗格律未全,风韵尚涩。

比较有意思的是,孙权等吴国君臣还就信了——只能说,这皇帝的位置绝对是诱惑人的;后来许多南朝粉丝,包括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也真信了,如李白在《永王东巡歌》就说:

   
其一,二人年龄不相宜。潘金莲的年龄比武松还要小。那妇人道:“莫不别处有婶婶。可取来厮会也好。”武松道:“武二并不曾婚娶。”妇人又问道:“叔叔,青春多少?”武松道:“武二二十五岁。”那妇人道:“长奴三岁。叔叔,今番从那里来?”这么亲切的话语,潘金莲从来没对武大郎说过。

   
王维之后,先是盛唐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却隐隐然开到荼蘼滋味,这时李白的诗歌狂傲恣情浪漫,澎湃纠结的人物情感在时代洪流中辗转起伏,这矛盾追问都是时代转变的先声吧。藩镇割据、安史之乱,各路暗流汹涌,终于澎湃而出,搅得繁华散落、气数渐亡,却也正是踏着“亢龙有悔”的天道经纬,不用“替古人担忧”,过度惋伤。

龙盘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访古丘。

   
其二,武大郎相貌丑陋,潘金莲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你看别人是鲜花,别人看你是牛粪,无论如何提不起来精神,这婚姻无论如何也会走向坟墓。原来这妇人见武大身材短矮,人物猥琐,不会风流;他倒无般不好,为头的爱偷汉子。

图片 6

千古诗仙李白,也把南京当作他梦想中的“帝王之州”,但五代十国的李唐时期,也有人发现了一种奇怪现象,南京虽然“虎踞龙盘”,曾经做过许多王朝的首都——“帝王州”,但历代在南京称制的王朝,短命者居多,许多帝王没“称”上几天“朕”,就倒在权力争霸的屠龙刀之下;王朝没有传上几代,就消失在政变者的刀枪剑戟之中。

   
其三,武大郎无法自食其力,靠炊饼挣钱度日,养活家小,实在不容易。潘金莲貌美如花,自然开销也大,武大郎怎么能养得起。武大曾对武二郎诉苦道:“……我如今在那里安不得身,只得搬来这里赁房居住,因此便是想你处。”

   
总之,盛唐它完结了。杜甫等亲历亲证者沉郁顿挫地伤时怀古是难免的了。韦庄之辈生于晚唐,无法怀想,乐得作些“春水碧于天”的浅见清新之语,大唐醇厚自然哀乐中道的气韵是悉数散尽了。而李煜早期绮靡浮艳之玉树后庭花,真真是回光返照自顾陶醉的可怖味道。

所以唐代诗人刘禹锡和我们的诗仙李白唱了一个反调,他说:

   
其四,潘金莲喜欢奶油小生,英俊少年,武大郎知道,却不放潘金莲一条生路。原来这妇人见武大身材短矮,人物猥琐,不会风流;他倒无般不好,为头的爱偷汉子。那武大是个懦弱本分人,被这一班人不时间在门前叫道:“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口里!”既然知道,为何不及早抽身。

   
盛唐最美的光阴,都在王维的诗里了啊。他生于盛唐最好的那一段,河清海晏,繁弦急管。他的五言律诗如出水芙蓉,似梦里偶得。看他的诗,满心满眼的好处难以诉说。早年的他也年少豪情过,“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时局混乱沆瀣一气而他不愿同流,于是,归隐。他没有愤世嫉俗感伤身世,而是温柔敦厚,禅寂超脱。他写闲适,“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他写隐居,“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他写思乡,“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他写离别,“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他写独处,“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他写静静的秋天,“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漂亮女人人人都爱,所谓秀色可餐,可惜要量力而行,否则,只能牡丹花下死,否则不作死就不会死。想起那一首诗:“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就是此理。

图片 7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他的心是平静的,尽管略带失望,然而盛唐温和敦厚豁达的底子,却让他哀而不伤,而不是一味沉沦,或愤慨癫狂。骨子里有平安喜乐,遭际蕴着无奈堪伤,这才能酿出言浅意深、淡泊邈远的意象。

先贤,大家都说南京是如何地“虎踞龙盘”,可历史上的南京为什么老是出现“一片降幡出石头”惨象呢?

   
李白光焰万丈的激昂悲喜是盛唐精神之表,王维的不悲不喜的自然忘机即系盛唐情怀之里。一表一里,互为辉映,如此说来,“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用来形容王维,也不为过吧。

在李唐之后的历史中,南京还“虎踞龙盘”着,还一如既往地做过多次“帝王州”,如南宋(赵构先定都于此,或许觉得这里都是短命王朝,遂迁往杭州)、明初、太平天国、民国,但都没能逃脱刘禹锡的“魔咒”:一片降幡出石头。

图片 8

定都南京的帝王们,经历着几乎是一类模式的国破家亡,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王维诗歌精选

图片 9

    《送元二使安西》

普通国人修房子,都有看风水之说,而一个帝王选定的国都,更是慎之又慎。明朱王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称帝之后,他是知道南京有虎踞龙盘之说,也听文臣们讲过南京作为历代国都的惨痛历史。一度,朱元璋想学汉高祖刘邦,定都长安,因为长安为天下之背,退有山河四塞之险,进可扼天下之吭。但太子朱标考察长安之后,发现当时的长安已经破落得不成样子,如果重新建成大明国都,投入太大,另外水路不通,定都于此,交通运输是一个大问题。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再则,朱元璋也没有好意思说出来,南京距离他们老家凤阳不远。项羽说人发达了,不回家如同绵衣夜行,朱元璋不是项羽,但恋家的情绪不可能一点没有。如江准地区有句俗语说:不要官儿大,只要不离家。“恋家”,是人之常情——本来,朱元璋想定都凤阳的,皇宫都已建造完成,但最终因宫城被怨恨的建筑工人埋了“魇怔”,导致朱元璋大开杀戒,花费数年建造的都城遂废于一旦。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另外,南京是朱元璋的龙兴之地,是他的第二故乡,所以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南京作为大明首都。但他对于南京所谓的虎踞龙盘之说,不太相信,希望用人造的风水,稳固他的国都。传说,朱元障为了系住龙脖子,从太平门开始,修筑城墙;顺富贵山向西,至九华山(古地名叫覆舟山)、鸡鸣寺(古地名叫鸡笼山),再延伸至傅厚岗、鼓楼(古地名叫黄泥岗),这片地域是龙身子,南京的城墙,就筑在龙身上;进入五台山,是所谓的龙脊梁,龙尾巴的位置在冶山道院,为镇住龙头龙身龙脊龙尾,沿途都修建有相关建筑。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但朱元璋的大明,却没有按他的意愿发展,朱元璋死后四年,他希望的大明就灭亡了,而且是灭亡于自己人手里,所以依然是“一片降幡出石头”,以南京为国都的王朝,短命几乎就是一个历史的规律,个人以为,至少有三个原因。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图片 10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一、虎踞龙盘说法的错误。

    《相思》

到过南京的人,都知道,南京周边就几座小山,最高的钟山,海报仅三百余米左右,而且山势平缓,易攻难守。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南京北侧,被视作天险的长江。江面开阔,且流势平缓,此处所谓的大江,在宋朝没能挡住赵匡胤得大兵;在明朝也没挡住满人的大兵……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笔者曾登钟山一游,站在钟山之顶,整个南京城都在脚下,一览无余,当时咱想,如果有一门大炮,嘿嘿,南京啊,是指哪儿打哪儿。

    《鸟鸣涧》

后来下山翻历史资料,朱元璋的太子朱标登临钟山时,居然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所以南京旁边所谓的虎龙,都是一些弱龙病虎。从军事角度,对保卫,保护南京作用不大。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一片隆幡出石头”。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图片 11

    《辛夷坞》

二、南京人(南方人)性格温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