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

  人的漆黑里面

  师说

  望着窗外的夜空,

  只有冰冷

  你眼睛看见的

  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大半收在眼底,

  注定着你只能坚硬

  便是心中所想的

  多么美丽!

  没办法转动身体

  而我的目光所及

  多么令人陶醉!

  你只能动用一条狗的身体

  是这一片荒凉

  天上,

  尾巴紧贴地面

  沉默

  眼花缭乱的星星,

  小心蠕爬

  或不屑一顾的

  在调皮地眨着眼睛,

  就近立秋背后的大片苍茫

  便是希望所在的

  一闪一闪,一亮一亮,

  找到人最后的老虎

  可我眼中的风景

  无比可爱。

  耸拉着脑袋

  恰是这处漠落

  美丽温柔的月亮姐姐,

  如愿发出牛的吼叫

  彷徨

  在欢快地向我们招手;

  找到人最后的老鹰

  是谁的声音

  乌云滚滚,

  不顾高处的寒冷连绵不绝

  从黑暗处传来

  云老板“轰隆轰隆”的朝它们走来:

  竭尽崎岖陡峭

  惊扰了栖息的鸟儿

  你们居然在这里聊天,

  强劲射出储存山羊眼中

  任它慌忙飞走

  现在是上班时间,

  一团团火红的轻蔑

  悲伤

  下次再这样就扣工资……”

  只有死亡

  是我的思绪

  “哗啦哗啦”

  才能生命完全盛开

  在心间又升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